400-011-8881
  • 产品公告
  • 安全保障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渠道加入
  • 承包加盟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行业新闻>> 证监会新主席易会满的逆袭与挑战
    内容详情
    证监会新主席易会满的逆袭与挑战
    发布者:ztktf7 发布时间:2019/1/28 14:59:51 阅读:437次 【字体:

    在2018农历年即将结束之际,中国金融圈迎来重大人事变革。1月26日,新华社发布人事任命消息,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接替刘士余,出任第九任证监会主席。

    从工行行长到董事长,再到证监会主席,这是易会满5年多来的第三次升迁。也是“宇宙行”近些年给监管部委贡献的为数不多的一名大员。

    然而,与执掌一家近30万亿元规模的超级银行相比,被誉为“架在火上烤”的证监会主席一职应该更加不轻松。摆在易会满面前的,是如何落实好中央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期许,寻求创新与稳定之间的艰难平衡。

    而易会满在工行的行长职位,有望由一位现任央行副行长接任,目前这一消息尚未得到工行方面的确认。


    五年三连跳


    现年54岁的易会满是一位老工行人,除了在央行下属分行短暂工作过半年之外,从1985年起,其工作履历一直在工行,至今已超过34年。

    1985年到1993年,易在工行杭州分行计划处,以及西湖办事处工作。这8年的基层工作期间,他因为业务能力强、头脑灵活而被时任工行杭州市分行行长张衢发现并赏识,一路提携。2008年,张衢因年龄原因从工行总行副行长的位置退休时,其职位由时任北京分行行长的易会满接任。

    2013年5月,易会满接替退休的杨凯生,出任行长一职,完成由银行最基层升至最顶层的最后一步。

    3年之后,掌舵工行16年的董事长姜建清因年龄原因退休,易会满由行长升任董事长。央行一名熟稔人事变动的官员曾对腾讯《棱镜》评价称,国有大行中,董事长的人选一般由央行或者其它副部级单位一把手来接任,由行长直接接替董事长职位的例子几乎没有, “易会满的能力可见一斑”。

    公开资料显示,易会满毕业于浙江金融职业学院,这所专科院校拥有与其知名度不相匹配的强大校友圈。包括农行银行前副行长楼文龙、中国银行原首席风险官潘岳汉、以及一大批已经退休的大行省级分行行长,均从这里走出。

    毫无疑问,一路“逆袭”的易会满已经成为校友圈中最亮眼的那个。

    工行“易布斯”

    易会满1985年1月到任工行,彼时工行刚从人民银行分离出来仅一年时间。作为“开山元老”的他,几乎见证了工行发展的每一步,从股改到上市,从经历中国银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到近几年业绩普遍进入低迷期。

    即使在2016年升任董事长后,易会满对于业务还是亲力亲为。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每次工行业绩报告会的问答环节,大部分问题都会由他亲自回答。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几乎能涵盖媒体关心的所有问题,而他坦诚的态度也让媒体拉近了好感。

    例如,在2018年中期业绩报告会上,易会满主动提到,在2013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银行还能保持这么低的不良率,导致外界对于银行是否真实全面的反映资产质量持怀疑态度。

    他解释称,事实上,银行的低不良率是用巨大的财务成本换来的,以工行为例,在2015-2017年,工行花了2050亿元真金白银,共处置了6000亿元的不良贷款,才使得现在的资产负债表更加干净。

    一名工行总行员工告诉腾讯《棱镜》,近几年易会满在行内对于电子银行业务寄予厚望。早在2008年他升为副行长后,电子银行部就是他分管的主要业务之一。

    2015年3月,工行更是重磅发布其互联网金融战略,易会满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推开讲台,丢掉讲稿,走向舞台中央,以年轻人的口吻、互联网创业者的神情姿势,揭开了工行互联网金融品牌e-ICBC的面纱,为此易会满还获得了“易布斯”的新称号。

    如今,3年多时间已过,工行的e-ICBC已进入3.0互联网金融发展战略阶段,易会满解释称,所谓3.0是建立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兴金融科技创新与应用基础上的新型智慧银行,目的在于打造金融服务生态圈,推进工行向智慧银行升级。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工行融e行客户达2.97亿户,位列易观银行服务应用APP月度活跃用户数排名第1位;融e购平台交易额6442 亿元;融e联注册用户1.37亿户。

    炮轰过度金融化现象

    近些年金融科技的兴起,一方面推动了金融创新和金融市场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滋生了一些金融乱象和风险隐患。一向以稳重的大行行长形象示人的易会满,近两年开始在公开场合“炮轰”金融过度化等乱象。

    例如,在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易会满提到部分金融机构和一些交叉性金融领域创新过度、过快,带来产品多层嵌套、链条过长、期限过度错配、杠杆过高等问题,他还直指货币市场基金,认为个别货币市场基金产品功能异化,“以公募基金之名,行银行功能之实”。

    在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易会满再次将矛盾对准货币基金,认为货币基金对存款分流的影响明显,仅2017年当年就增长近2.5万亿元,而同年储蓄存款增长只有4.6万亿元。他认为对于金融配置主体来讲,各种货币基金成本至少比储蓄存款高出2个百分点,而这些高出来的成本势必会转嫁到经济实体上,从而整体抬高社会融资价格。

    或许是他的呼吁起了一定的作用,2018年6月1日,证监会与央行联合发布货币基金新规。根据新规内容,T+0货币基金单日提现金额最高不得超过1万元。更早之前的2017年,天弘基金将旗下余额宝的申购额度连续三次下调,由单日累计申购100万元下调至2万元。

    作为一家国有大行的掌舵者,易会满认为要全面判断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不可能谁替代谁,也不可能你死我活”。经过这五年时间的发展,现在的情况是各有定位,优势互补,是通过合作来共同推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

    “不管何种形态,尊重金融规律是硬道理,违反规律肯定受到惩罚。”他强调称。

    前路挑战:注册制落地

    就在官方宣布易会满升任证监会主席之前,1月23日,中央深改委召开会议并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可以说,证监会未来一年的工作重心都会围绕科创板而展开。”一位接近证监会的权威人士透露。

    科创板与注册制正在衔枚疾进,也无疑是2019年资本市场改革的焦点与核心。“整个上交所的人力都扑在科创板上,就连参与新一届的发审委都无人可抽调。”一位上交所内部人士说道。

    易接棒之后,如何继续落实好中央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期许,成为其最紧迫的任务。

    中央深改委的会议原文此前已经指明了方向。

    会议指出,要稳步试点注册制,统筹推进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基础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股票发行上市制度。

    不难看出,“稳步试点”与“统筹推进”是中央对证监会的方法论指导,也是易执掌证监会后的工作方针。

    一位现任发审委委员注意到,会议两次提及信息披露。“如此具体的实操指引,表明接下来改革的总抓手会围绕信披展开”。

    在他看来,中央把信息披露视作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抓手,最终目的,是为了推动资本要素的配置更加有效。

    “但如果仅有信息披露,其他的配套制度建设没有跟上”,信披则有可能是套利者的避风港。

    近来信用债违约频发,上市公司爆雷不断,诸如白马股康美药业和康得新被质疑公司现金流只是账面游戏,并无实际资金可用,目前证监会以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对两家公司立案调查。

    财务报表作为上市公司最为严格的信息披露产物,公司与审计中介理应如实发布,但仍有大胆者僭越。

    投资者担心,一旦上市公司的资产、现金流和利润都可能被粉饰和捏造后,市场将逐渐失去有效定价的锚。

    如何完善信息披露制度,核心在于相关法律的完善,尤其是事后的惩罚机制。诸如针对实控人和中介的法律追诉,投资者的集体诉讼和提高行政处罚上限,大幅提升违法成本。

    针对操纵股价的违法行为,证监会不惧以十数亿元罚之。相比而言,面对尔康制药虚增2.4亿元利润的财务造假,却最终给出了顶格处罚60万的“轻判”。

    “掣肘于证券法和公司法等上位法的原因,证监会本身无法对财务造假作出更严厉的惩处。”一位律所合伙人表示。

    因此,“统筹推进”的要义就在于,易领导下的证监会需统筹各部委,推动上市公司信披制度获得立法层面的修改与完善。“这也决定了信批这个改革的抓手能否牢固。”上述律所合伙人判断。

    艰难的平衡:创新与投资信心

    在刘士余任期内,证监会以财务审查和提高过会的财务门槛等手段阶段性解决了新股IPO堰塞湖的“老大难”问题,并着力将一些问题上市公司退市,都获得了市场的赞成票。

    但被视为证监会支持新经济回归A股的创新之举,CDR(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却在2018年6月19日戛然刹车。

    在申请上会审核日的前一天,小米集团发行CDR被监管紧急叫停,五只为CDR定制的战略配售基金只能以债券基金形式存续。

    随后小米集团立即赴港上市,股价也从最高的22港元一路跌至目前的10港元。

    一位公募投资总监评价道,如果小米当时发行CDR,也依旧逃不过股价腰斩的命运。“事后来看,投资者的亏损和对监管的负面印象得到了及时挽回。”

    如何站在监管角度,平衡资本市场的创新与风险,既是历任证监会主席绕不过去的旧课题,也是易会满面对科创板与注册制这片试验田时,必须解决的新挑战。

    面对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市场,股市涨跌历来也是证监会主席这一职位无法回避的重心。

    在诸多接受腾讯《棱镜》采访的机构投资者看来,不可否认,刘士余主席在任期内,一方面平抑了股市的波动率,降低了追涨杀跌的市场热度,“但另一方面,也同时抽出了股市的部分流动性”。

    对于2019年的股市,投资者普遍抱有悲观预期。他们认为,易会满接任后,在监管与制度设计上,需拿捏好投资效应与融资功能的平衡。

    “既有效对接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又能给投资者以信心和回报。”一位私募投资总监期盼道。

    行业新闻
    常见问题 FAQ
  • 服务热线
  • 400-011-8881
  • (人工9:00-18:00)

    山东分公司: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省府前街红尚坊6号楼

    版权所有©cickt.com 中投昆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5-2017
     
    400-011-8881
    济南分公司
    青岛分公司
    东营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