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11-8881
  • 产品公告
  • 安全保障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渠道加入
  • 承包加盟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行业新闻>> 并购后管理——寻找CEO
    内容详情
    并购后管理——寻找CEO
    发布者:ztktf7 发布时间:2018/9/29 13:27:00 阅读:598次 【字体:

    一、KKR并购达乐


    卡尔伯特是KKR全新部门——企业经营管理咨询部凯普斯的头,凯普斯将方便KKR为企业提供业务咨询。


    卡尔伯特与达乐公司董事长CEO大卫·珀杜达成协议,一旦交易完成,珀杜将辞去所有职务。贝雷则将暂代CEO。于是,卡尔伯特可以有条不紊地寻找新—任领导人。


    虽然工作经历相仿,但德雷林并不是卡尔伯特心目中的第一候选人。两人相识的时候,彼此都还在从事超市管理工作。那时,德雷林作为西芙韦的高级管理人员已经在为KKR工作。


    2000年,西芙韦收购了连锁杂货店兰德尔,而卡尔伯特是兰德尔的CFO。收购结束后的几年,他们一直保持联系。


    之后,卡尔伯特去了KKR,而德雷林则担任连锁药店Long Drug Stores的首席运营官。几年后,德雷林又空降至由私募股权基金橡树山控制的总部位于纽约的连锁药店Duane Reade。


    德雷林并没有过多关注KKR并购达乐的交易,就跟阅读头条新闻没有区别。在德雷林看来,这不过是2007年初一笔规模较大的杠杆收购,交易规模约70亿美元。


    毕竟,KKR购买得州公共事业公司的时候动用了近6倍资金,而银行家们还在幻想1,000亿美元的杠杆收购交易。而发生在田纳西州的折扣店并购事件不过是轰动—时,呼啸而过。


    一位没有参与达乐公司搜寻CEO的猎头向卡尔伯特推荐德雷林。卡尔伯特接受了这个提议,就打电话给德雷林。


    德雷林对卡尔伯特的反应是:“你要我经营什么公司?”他显然有点受宠右惊,但仍故作镇定。他已有一份全职工作,并没有在寻找新的机会。


    “帮我个忙,”卡尔伯特说,“到新泽西州走走并参观几家门店,再告诉我需要做什么。”


    二、德雷林的作派


    德雷林接受了卡尔伯特的邀请。卡尔伯特邀请德雷林在2007年的秋天到凤凰城,花一天时间参观连锁店。这是他考察CEO候选人的标准程序。


    在随后与德雷林的交谈过程中他可以探得候选人的真实功底。德雷林在候选人中排在第四或第五位。


    “在他们进入门店后,我可以观察到很多,”卡尔伯特说,“比如在面对员工时,他们是表现得高高在上吗?他们会重点关注什么?”


    他们走进第一家连锁店,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大部分达乐门店的面积不到700平方米),卡尔伯特居然跟丢了,几分钟后才发现德雷林正在与商店经理攀谈。


    另一家连锁店里,德雷林请阿格拉瓦尔过来,并指示运动型饮料佳得乐的摆设给他看。“这里有绿色和红色,但是橙色去哪里了?橙色是卖家喜欢的第二号品种,为什么连一个标签都没有?显然问题是出在进货。为什么你们只进第一号和第三号呢?”阿格拉瓦尔也没有答案。


    第三家连锁店里,德雷林和卡尔伯特通过五金器具通道,看到马桶座圈。德雷林问卡尔伯特:“你上次买马桶座圈是什么时候?”


    一天的行程已经过半,两位KKR的高管在德雷林之前走出连锁店。卡尔伯特在停车场对阿格拉瓦尔说:“你刚刚见到的那位将成为达乐公司的新CEO。


    尽管获得了卡尔伯特的肯定,德雷林并没有当时获得该职位。根据达乐与KKR的协议规定,招聘CEO需要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审核通过。


     三、KKR复杂的面试


    这样的结合是非常微妙的。卡尔伯特为德雷林预备了—系列与KKR高层的会议,包括以朋友聚会的方式谈论如何经营KKR最新并购的公司。


    在感恩节期间,德雷林在加利福尼亚州度假,卡尔伯特邀他与罗伯茨共享午餐,并给出建议:“你只需要阐明自己的想法。”两个男人谈论各自的孩子和生活,却很少提及达乐公司。


    德雷林深深明白,这其实就是工作面试,他谈论达乐公司越多,就越表明他对这份工作的强烈意愿。


    罗伯茨问他,“按照1到10的标准,如果你是达乐公司的CEO,你要给自己多少分?”德雷林说:“我是12分。”罗伯茨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后来,他告诉德雷林,这是几十年来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在他面前给出超过满分的自我评价的。

     

    现在,德雷林还剩一关要过。他被关在酒店套房里,完成由第三方机构主导的心理测试。这种测试又耗时又费劲,德雷林虽然不太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来。


    几个星期后,卡尔伯特打来电话,克拉维斯想要见见他。


    某个下午,德雷林来到西街9号,被领进一间小型会议室,与克拉维斯的办公室相邻。在他等候召见的时间里,德雷林发现圆桌上摆放着一份来自某心理咨询公司的蓝色文件夹,上面记录着他的名字。


    克拉维斯走了进来,两人聊了近一个小时。跟罗伯茨的午餐谈话类似,涉猎的话题非常广泛。


    他们走出了会议室,德雷林忍不住往克拉维斯手上的蓝色文件夹看了一眼。克拉维斯看看文件夹,回头对德雷林说:“顺便说一下,你通过了。


    德雷林回复说,自己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毕竟,他已经有一份很喜爱的全职工作——为另一家PE基金管理收购的企业。但他并不打算回纽约呆上一个星期,就给负责连锁药店Duane Reade的橡树山合伙人打电话,表示想在假期结束后好好谈一谈。


    “任何人都知道,如果你的CEO打来电话,你肯定遇到了状况。”德雷林笑着告诉我。橡树山的同事很想挽留德雷林,提出在假期结束后与其重新商谈工作合同。德雷林同意了。

     

    接下来就看卡尔伯特的了。随着圣诞节的临近,徳雷林提议与卡尔伯特各自携带妻子一起度过,反正彼此早已熟识。


    丈夫们打高尔夫球,妻子们就结伴参观,并一起享用晚宴。在球场上,德雷林正式接受了卡尔伯特的聘书

     

    私募股权交易可以为参与方带来疯狂的收益,被收购企业的高管也不例外。这是任何一位投资经理在与高管谈话中强调的“利益一致性”原则。


    德雷林的年薪约为100万美元,与大型上市企业CEO的薪酬相当。更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公司股票。


    在2012年4月达乐公司向政府提交的资料表明,德雷林在售出小部分股票之后,尚持有约154万的股份。按照当时每股46美元计算,他所持的股票价值约为7,000万美元。

     

    德雷林的一句话我非常喜欢:实际上每个人都有很棒的想法,但是成功的关键在于执行力。


    行业新闻
    常见问题 FAQ
  • 服务热线
  • 400-011-8881
  • (人工9:00-18:00)

    山东分公司: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省府前街红尚坊6号楼

    版权所有©cickt.com 中投昆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5-2017
     
    400-011-8881
    济南分公司
    青岛分公司
    东营分公司